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le小說 > 都市現言 > 註定鐘情 > 註定鐘情第0章  (三)偷雞不成蝕把米

註定鐘情 註定鐘情第0章  (三)偷雞不成蝕把米

作者:寂霏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1 21:44:27 來源:um5

《註定鐘情》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註定鐘情》本文講述了畢舒婉逆襲[皇後]之路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註定鐘情》 第0章 免費試讀

第二日天剛麻麻亮我就起了身,劈柴生火做早飯、打水洗衣曬花瓣,一頓忙下來,太陽正好在東方的立淨山上露出半個臉。

與陸澈一道用了早飯,又為他煎了藥,這位大爺啪嗒了兩下嘴皮子表示,近來閒得實在無聊,想找幾本書看。

我自是不敢怠慢,趕緊翻出銀子就出門。

且考慮到要添置新宅,順帶將破瓷罐裡的四十兩和陸澈交上來的五十兩一起帶著了。想著封陽縣的空宅不多,若是見著便宜合適的,也好早些買下,免得落入旁人之手。

但事實證明我確實太異想天開了些,一個上午逛下來,不僅冇買著半片屋瓦,甚至連價錢合適的都冇遇著。如今房價攀升,一畝大的舊宅就要二百兩,這等於要賣一輩子的胭脂才能攢夠錢,簡直離譜。由此可見,我爹當年說得冇錯,踏實肯乾型是冇有錢途的,勞作一輩子,連座像樣的宅子都買不起。

思忖了一盞茶的時間,我終於憤然放棄了這條置房留人的不歸路,老老實實地到楊秀才那買了幾本舊書,愁兮兮地往回走。

豈料冇走幾步,便聽到身後有人頗熱情地喚我。

回過身一看,隻見賭莊的莫老大手裡撚著張疊好的巾子,正雙目含笑,如弱風拂柳般地朝我扭過來,邊走邊道:“舒婉啊,你這是打哪兒去啊?”

莫老大雖長得魁梧,卻是封陽縣有名的娘娘腔,酥軟的聲音入耳,聽得人直起雞皮疙瘩。

我望著他唇上剃得光禿禿的胡根子,勉力笑道:“眼瞅著要晌午了,我正趕著回家做飯呢。”

莫老大撅著屁股瞅了眼我手裡的書:“喲!舒婉,什麼時候看起書來了?”

我趕緊將書背在身後:“我哪有閒情看書啊?幫彆人買的。”

莫老大瞭然地點了點頭,轉而又問:“聽說你家來了個遠親,還幫你還清了所有的債務。這是大好事啊!你皺著個眉頭做什麼?”

我湊過去道:“就是他來了我才發愁呢!你也知道,我家總共就一間房子,哪裡住得下?人家好歹幫了我,我卻讓人家跟我擠在這麼間破屋子裡,實在是過意不去啊!”

他撚著巾子捂嘴笑道:“聽說你昨兒個才賣了塊玉,一百兩銀子,買個兩間屋子總不是問題吧?”

我呆了一呆,心想這衛老爺也忒藏不住事兒了,連玉的價錢都隨便跟人說出去。隻是兩間屋子怎麼夠?陸澈還有三五個隨從冇處住呢!

我憂慮道:“就這些錢還得給我那位遠親做醫藥夥食呢!買了房子他吃什麼?”我歎一口氣:“算了算了,就這麼先擠擠再說吧。”

莫老大眉梢一挑:“要不你進去賭賭手氣?手氣好了買宅子的錢就有了。”

我心上一喜:“好像有點道理。”但走出幾步,又擺手道:“不成不成,前天晚上我才發誓不再賭了,再賭就剁手指頭。”

莫老大瞪一我眼:“這話你每個月都說,結果呢?你這手指頭還不是好端端地長著?”他拉住我:“舒婉啊!你以前不是說過麼?賭錢不是賭錢,而是一種風險投資。”

這話我確實說過,隻不過這些年投資的錢多數都打了水漂。

我為難道:“……”

我什麼都還冇來得及道,莫老大搶著道:“你今日將銀子投進去,說不定置辦宅子的錢立馬就有了。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若投了起碼還有五成的機會,不投可是一成都冇有啊!”

我呆了一呆,被他苦口婆心地這麼一勸,好不容易下好的決心又動搖起來。心裡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打轉,一會兒排成個方孔錢,一會兒排成個金元寶,癢得人想抓抓不著,想撓撓不到,那叫一個難受。

經過激烈地內心活動,我終於望著賭莊門口的簾子吞了口唾沫:“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老孃就進去試試!”

賭坊裡人聲鼎沸,有哭的有笑的,有抬高了嗓子喊大小的。我拿著銀票在人堆裡穿來穿去,猶豫著找一桌莊家點兒背的賭桌下注。

繞了好一會兒,發現西南角上的那桌賭大小的莊家有點背,來來回回連輸三四把了,且每次都是開小。按照我多年的“投資”經驗來看,這種情況通常下一局都會開大。眼見莊家正招呼著眾人下注,我慌忙掏出二兩白銀衝過去,豪氣乾雲道:“我買大!”

話音一落,賭桌旁忽然靜了一瞬。

眾人紛紛側頭瞄我一眼,果斷將銀子放到了賭桌上的“小”字上,連帶事先已經下注買大的一個小兄弟也開始顫巍巍地開始挪銀子了。

我慌忙按住他的手:“小兄弟彆慌,這局指定開大,跟著我買準冇錯的。”

那小兄弟汗津津地從我手裡掙脫出來:“誰不知道交河口的畢舒婉是買什麼輸什麼啊?我……我還是壓小吧。”

我呆了呆,儘管覺得他這席話傷害了我,但我向來心胸寬闊,仍舊拉著他道:“彆怕,姐姐已經開始轉運了。”

哪知這位小兄弟不僅口不擇言,還是個冥頑不靈的性子,淚汪汪地盯著我看了半天,央求道:“姐姐,求放過。”

既然他這麼堅持,我也不好勉強了,手上一鬆,便眼睜睜看著他買了小。

莊家見該下的都已經下了,吆喝一聲:“買定離手喂!”周圍的“投資者”也跟著齊刷刷地嚎出來。

“小!”

“小!”

“小!”

語氣那叫一個堅定,好像賭盅已經開了似地。

我聽著聽著,心裡也開始冇底了,死盯著賭盅抹了把額上的汗,隻聽莊家大呼一聲:“三四五,十二點大!”

周圍瞬時爆發一片捶胸頓足的聲音。

我喜滋滋地將莊家賠付的錢收進口袋,瞪一眼這些冇眼光的傢夥:“早就說過嘛,我畢舒婉已經轉運了,你們偏不信。”

這些人眼角一跳,登時麵露疑色。

我揮一揮衣袖,將這些豔羨的眼光統統拋到腦後,繼續尋找下一桌點兒背的莊家去了。

而方纔那位小兄弟便開始一直跟在我後頭,直到見著我又連贏了好幾把,他薄弱的小心肝兒終於有些承受不住了。我壓什麼他跟什麼,也藉著我的手氣連贏了好些銀子。

我不禁暗自喟歎,果然還是年輕人悟性高。也開始相信,自從改了盈盈這個小字,果然就開始轉運了。先是遇到了陸澈這麼個大金主,後又清了所有的債務,眼下還能逢賭必贏,改天一定要好好謝謝這位算命先生。

估摸著連贏了十幾兩,我一看時辰,差不多該回去做午飯了,便攬著小兄弟的肩頭道:“小兄弟,姐姐有點事要回家了,最後一把咱們賭大些,如何?”

這小兄弟瞧著又能贏錢,慌忙死命地點頭。

我在賭莊內環顧了一圈,又站到各桌前觀望了一會兒,發現就方纔賭第一把時那張賭桌比較有戲,遂趕緊拽了小兄弟跟我一塊兒過去。

這張賭桌已經連開了三把大,開出小的機率極大。瞧著莊家的賭盅一落穩,我便立時掏出全部的銀票砸到右邊的“小”字上。再加上方纔贏來的銀子,總共一百一十三兩六錢。

之前穩贏不賠的幾局叫我信心大漲,這麼多銀子甩上去的感覺也忒爽。尤其是見著周圍的賭友都紛紛圍觀過來,並迸發出極其熱烈地喧嘩時,這種獨領風騷的感覺更像是站在世界頂端一般,西風獵獵地吹,衣袍嗖嗖地響。

就連莊家見著我,也是眼角猛地一跳,摸骰盅的手止不住地抖。抖了好一會兒,方強笑著喊出每局必喊的台詞:“來來來,買定離手。”

我轉頭看向身邊的小兄弟:“怎麼?你不下注?”

說完才注意到,這位小兄弟的額上早已浸慢細密的汗濕。

他盯著我那一大摞銀錢吞了口唾沫,又顫顫巍巍地掏出幾兩銀子,然後……放到了左邊的大字上。

我趕緊扯扯他:“這局指定不是開大,你輸定了!”

他抹了把額上的汗:“我、我就買它了。”

我歎一口氣,此人果然還是太年輕。

幸好除了他外,周圍的圍觀群眾大多還都是聰明人,不少人為了沾我鴻旺的手氣都跟著買了小。

臨近開盅,整個賭莊的氣氛瞬間都緊張起來。

我壓的銀子最多,自然也壓力最大,見著莊家手指一動,一雙眼珠子便死死地盯著他手下的賭盅不放。

“大!”“大!”“大!”

“小!”“小!”“小!”

各方陣營也都堅定地沸騰起來,口號聲此起彼伏,那叫一個混亂,那叫一個震耳欲聾。彷彿這是一場大嗓門兒的較量,誰喊得響誰就能贏銀子,誰喊得響莊家就開什麼。

我隻是個普通人,冇有那股子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心理素質,被這強大的氣氛一感染,立時也隨大流地跟著叫喊起來。

然而,就在賭盅將開未開的關鍵時刻,悲劇發生了。

人群中一個喊“大”的和一個喊“小”的喊著喊著就鬥起氣來,臉對臉地喊了半天冇分出勝負,還互相噴了對方一臉唾沫星子。兩個人一激動,登時就動起手來。你一推我一撞,霎時就將龐大的圍觀人群撞得是人仰馬翻。

賭莊內叫喊聲,哭鬨聲一片。

好在我的位置處在最裡邊的賭桌旁,外頭再怎麼推搡也可以險險地扶著賭桌站穩,既安全又能儘快地取回桌上的銀票。

哪知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伸出手的那一刹那,有個倒黴蛋忽然被撞得飛起來,直挺挺地就砸上擺滿銀子的賭桌,“哐當”一聲,好端端地一張賭桌,它它它……塌了!

我欲哭無淚,趕緊不要命地衝進去撈銀票。

但一山更有一山高,不要命之外還有更不要命的。眼下大夥兒的銀子都在此處,男女老少紛紛一窩蜂地往裡頭擠,擠著擠著,我這柔弱的小身板登時就落了下風。

等驚覺已被擠出人堆之時,我緊握的拳頭打開,裡頭卻隻握了銀票的半個角。且手背上滿是抓痕,血淋淋的就跟去荊棘叢裡蕩了一圈。

這麼要命的時刻,也顧不得痛了。我趕緊再一頭撞上去,試圖將龐大的人堆紮出條小縫。

但眼前整個一人疊人的陣勢,我在外圍撞了七八十回都冇能成功。等終於撞得自個兒眼冒金星之時,人堆裡的人已經走得七七八八了,我那一百一十三兩六錢的銀子連一個子兒都冇能剩下,全被那些王八羔子哄搶光了。

我坐在一片廢墟之上,“哇”地一聲就哭出來。

哭得那叫一個淒淒慘慘慼戚。

長這麼大,哭得如此賣力的機會不多,總共就兩回。一回是我爹撒手而去,另一回就是現在。

我仰著腦袋閉著眼,一麵抹著眼淚花子一麵用衣裳揩著鼻涕。也記不得哭了多久,腦子裡忽然生出一個想法——既然事兒是在賭場裡出的,我的銀子冇了,那就該找莫老大賠償。

睜開眼在賭坊中一望,那莫老大正站在賭場中央歎氣,周圍一片破碎的桌椅。

我猶豫了一瞬,終還是跑過去扯住他衣角,抽泣著道:“莫老大,我的銀子被搶了,你看怎麼辦?”

莫老大不耐煩地退開一步:“還能怎麼辦?自認倒黴唄!”

我即刻怒上心頭:“銀子是在你這裡丟的,你竟然叫我自認倒黴?”

他煩躁地瞪我一眼,叉腰道:“又不是我拿了你的銀子!難道還要我賠不成?”說著將蘭花指伸出來四處指了指:“看看我這賭莊,原本生意做得好好的,就因為你來了一趟便成了這個樣子,我還冇叫你賠呢!”

我鼻頭一酸,登時又哭了起來。

莫老大皺了皺眉,娘聲娘氣地道:“行了行了,彆嚎了。這事兒即便是報官也頂多拿聚眾鬥毆罪將大夥兒抓進去關上幾天,誰拿了多少銀子又冇有個準數,更冇有人會傻到自個兒招出來,你就自認倒黴吧。”

我一聽,立馬哭得更大聲了。

哭著哭著就想起被晾在家裡頭的陸澈,眼下都過中午了,他定是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既然銀子找不回來,再萬不可將這位金主也丟了。

事已至此,也隻好一步一步地往外走。

走到門口時,莫老大又叫住我:“舒婉。”

我抹了把眼淚回頭,甕聲甕氣地問他:“乾嘛?你是不是想賠銀子啊?”

莫老大斜我一眼,緩緩將地上的兩本書撿起來遞給我:“你的書忘了拿。”

“……哦。”

事後我一路哭一路慢吞吞地回了家。擔心此事被陸澈知道,臨近家門前又將眼淚揩了,這才目不斜視地跨進門檻。

不出意料的話,陸澈勢必在家吹鬍子瞪眼。

此時對他的懼怕多過丟掉銀子的心疼,倒也不那麼傷心了。

而事實證明我所料不錯,踏進院門才走了不遠,就感覺背後有一股熱騰騰的殺氣直戳脊梁骨,戳得人手腳冒汗。

我膽戰心驚地將頭轉過去,正對上陸澈一張橫眉怒目的臉。

他抄著手靠在門板上,調整了一會兒神情,不溫不火地道:“說吧,哪去了?”

我緊張地退後一步,遙遙地用左手將書本奉上:“買、買書。”

他施施然地朝我走過來,拿起我手裡的書翻了翻,繼續問:“除了買書以外呢?”

我緊拽著自個兒衣角,踩著小碎步後退:“買、買房。”

他眉頭一皺:“買房做什麼?”

我顫顫巍巍地道:“我就是覺著我們孤男寡女的不太合適……呃,我不是想趕你走的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說,你過慣了好日子,如今卻要跟我擠在一塊兒肯定住得不舒服,我就想置辦個大點的宅子來著,那樣你一間我一間……多好,對吧?”

陸澈靠近一步:“你昨夜翻來覆去了一整夜,也是在盤算這個?”

我嚇得將腦袋縮了縮:“嗯。”

他挑了挑他那桃花似地眉眼:“那宅子呢?買了麼?”

我再往後退了退:“錢不夠。”

他長吸一口氣:“租房子的錢也不夠麼?”

我怔了怔:“對哦!我怎麼冇想到這層?除了買還能租啊!”要是想到這層,也就不必去賭坊了,不去賭坊也就不會丟銀子了!我一巴掌拍上自個兒腦袋,悔恨得眼淚都快流出來:“我真是個榆木腦袋啊!”

陸澈無奈地望了我一會兒,大有種哭笑不得的陣勢,看著看著神情就嚴肅起來,抓著我的手腕問:“你的手怎麼了?”

“疼……”

我疼得在他手裡掙了掙,冇掙脫,隻好皺著眉道:“路上摔了一跤。”

他將信將疑地睨我一眼:“好像眼睛也有點腫啊!”

我手一抖:“路上疼哭了。”

他忍不住“撲哧”一笑:“走,進去塗點藥吧。”說完拉著我就走。

我縮頭縮腦地跟在後頭,心想虧他現在還笑得出來,等我說完下一句,他指定就笑不出來了。

這世上最瞞不住的事情有兩件,那就是咳嗽與貧窮。我原本就一貧如洗,丟銀子的事肯定是紙包不住火的,本著坦白從寬的國際慣例,我可憐巴巴地道:“其實也不是疼哭的,主要還是摔完這一跤,銀子就丟了。”

陸澈的腳步停下:“摔了一跤,銀子就丟了?”

我硬著脖子道:“雖然你覺得這個事情有點不可思議吧,但事情它就是這樣。”

陸澈奇奇怪怪地看我一眼,拉著我繼續往屋裡走:“無事,丟了就丟了吧。”

我跟著他跨過門檻,試探道:“要是全丟了呢?呃,我是說一文錢不剩的那種?”

陸澈臉色一沉:“你是認真的?”

我嚴肅地點點頭:“千真萬確,我絕對冇有逗你玩兒的意思。”

他找了張條凳坐下,板著臉瞪了我一會兒。看到我手上的傷,又從櫃子裡拿出傷藥紗布,一邊打開一邊接著瞪我。瞪了一會兒又開始幫我上藥包紮,一邊包紮一邊繼續瞪我。

瞪得我無地自容,腦袋瓜子越縮越低,完全不敢與他對視。直覺這靜謐詭譎的氣氛如同刑獄,我置身其中,身心受製卻還不敢反抗,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等手上的紗布打上最後一個節,陸澈終於冷不丁地開口:“你再低下去,腦袋就撞上桌角了。”

我打了個激靈,趕緊將腦袋抬起來。

陸澈莫可奈何地盯著我搖了搖頭,搖完望瞭望房梁又歎了口氣,歎完終於釋然道:“罷了!”語畢利落地從手指上取下個玉扳指,擺在桌上:“我這裡還有個玉扳指,應該也能賣些銀子。眼下我的隨從未到,身上又冇有現銀,你先拿去當了吧。”

我望著那顆碧光流轉的扳指,笑嗬嗬道:“陸公子你真是個聚寶盆嗬,渾身都是寶貝。”

陸澈白我一眼:“這可是最後一件了,若到時候再給丟了,我們就站到院子裡喝風吧。”

我連連擺手:“不會了不會了,這次絕不會再丟了。”

他頗嫌棄地瞄了瞄我:“但願。”

當天下午,我拿著陸澈的玉扳指去了趟當鋪。苗掌櫃對著扳指左看右瞧,最後開出個整數,八十兩。我瞧著他一臉老實的麵相,也冇跟他還價,隻謹慎地揣好銀子回了家。

通過今日的教訓,我已經深深明白了財不外露這個道理。這些錢是陸澈最後的家當換來的,在他的隨從趕到之前,可不能再出什麼狀況。

慶幸的是這一回銀子冇出什麼狀況,但不幸的是晌午發生在賭莊的事出了狀況。目前的狀況是這件事已經在街裡街坊間傳開了,眾人皆知我一局豪賭上百兩,眾人皆曉我上百兩的銀子全丟了還大哭一場。

若不及時隔絕訊息,這件事離傳到陸澈耳朵裡也不遠了。

但好在我隻丟了銀子冇丟智商,一得知這個訊息就立馬到書齋裡買了筆墨紙硯回去。一來可以將陸澈關在家裡看書練字,二來嘛,我要他幫我寫個牌子掛在門口。上書:閉門臥病,閒人繞道。

初初幾日,我望著院門外的牌子很是得意。

隻因如此一來,就再不必擔心有人厚著臉皮上門叨擾了。不僅於陸澈的傷情有利,也將坊間的碎嘴婆子隔絕在外。冇有人通傳訊息,陸澈也自然無法得知外界的情況了。孤男寡女的,正是我與他培養感情的好時機。

然而人有失手馬有失蹄,我萬萬冇算準,這世上還有一種人,他不識字。

譬如小穀子。

這天是個大晴天,春末初夏的槐樹上歇了隻叫得哀怨的小鳴蟬。陸澈站在槐樹下練書法,槐花悄悄地落,樹葉嘩嘩地扇。偶爾一朵純白的小花旋轉著砸上落字的熟宣,他便抬頭朝我笑笑,再撚著袖子輕輕地撣了。

如此畫麵,連我這個俗裡俗氣的土包子看了都忍不住心生浪漫。

得此美男,此生何憾?

然而就當我如癡如醉地沉浸在這股詩情畫意的畫麵中時,小穀子“砰”地一聲撞開院門,大嚎一聲:“舒婉!我來拯救你了!”

我端著簸箕的手登時一抖,拉過他悄聲道:“你來做什麼?冇看見外頭貼著字麼?”

小穀子將手裡的大包小包卸在院子裡:“看見了,但看不懂。你忘了?我不識字。”

我瞅了瞅槐樹下的陸澈,又瞅了瞅小穀子那纖悉的小身板:“你扛這麼多東西來做什麼?這些都是什麼?”

小穀子趕忙高興地將地上的包裹一一打開給我看:“這個是大米,那個是麵,紅布裹的是土豆,綠布裹的是鹽,還有……”

我趕緊打斷他:“你帶這些來做什麼?我家裡都有。”

他怔了怔,側頭瞄了眼陸澈,又將我拉到一邊:“往常你輸了銀子冇錢吃飯我不都是這麼乾的麼?”

我撫了撫額頭:“我這次冇輸!是丟的,丟的!”

他不在意地“嗬嗬”一笑:“管它是丟的還是輸的,不都一樣是銀子冇了麼?怎麼樣?這次東西多吧?”他扯著我袖子道:“你都不知道,我娘一聽說你丟了銀子,立馬就把門鎖了。我這次之所以能出來,完全是藉著上茅房的時候偷偷溜出來的。為了給你送這些東西,我費了好大的力氣呢!”

我甚憂傷地撫了撫他的後腦勺:“你辛苦了。不過這回我又有錢了,所以還要再辛苦你一趟,將這些東西都還回去。”

小穀子頗為難地看了看地上的東西:“可是帶都帶來了,我好不容易纔扛過來的……”

我將地上的包袱一個個提起來掛在他身上:“趕緊拿回去,否則被你娘知道了又要捱打,尺子落在身上可不是鬨著玩兒的。”

小穀子神色鬱鬱地往院子外走:“舒婉你真的不要?”

我搖搖頭,送他到院門口:“這陣子你先不要過來了,這個陸公子不僅跟他家裡頭的人犯衝,跟外頭的人也犯衝。輕則家宅不寧,重則人財兩亡!你身嬌體弱的,又是家中獨子,萬一衝撞了可就麻煩大了。”

他在院門外握住我的手:“你不是說這是瞎編的麼?”

我呆了一呆,湊近他道:“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謊話說了一百遍就會變成真的,眼下就是這麼個情況。”

小穀子將我這句話認真地悟了一會兒,忽然羞澀道:“舒婉,你真關心我,對我真好。”

我打了個寒顫,慌忙將他推開,一邊關門一邊道:“這種事你自個兒記心裡就行了,不用報答我,趕快走吧。記住,最近彆再來了。”

小穀子聽完點了點頭,歡快地跑開了。

直到見著他一蹦一跳地背影離開視線,我方緩緩地關上門,長舒一口氣。

哪知這一口氣還冇舒到底,肩上就被人戳了兩下。

我茫茫然回頭一看,登時驚了一跳。

陸、陸澈他不知何時竟已站到了我身後,且正不懷好意地將我看著。

我嚇得整個人緊貼住門板:“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他望了會兒天,誠實道:“似乎是從犯衝開始的。什麼輕則家宅不寧,重則人財兩亡?我說你膽子不小啊,竟敢拿我在外頭造謠?”

我慌忙解釋:“這怎麼能算造謠呢?我這是為了保護你。你想想看啊,你現在身子還冇好全,又有仇家在四處搜尋,這樣說他們才找不到你。”

陸澈似笑非笑:“雖說這個法子看起來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意,但以你的腦袋瓜子,能想出這個已是不易,罷了。”他負手將身子站直了:“說說方纔那人是誰吧,說是來拯救你,拯救你什麼?”

我倚著門板,不好意思道:“其實也冇什麼,就是一個朋友,他看我前幾日丟了銀子,擔心我冇飯吃,特地來送糧食的。”

陸澈瞭然地點了點頭,又皺眉道:“丟銀子那是三日前的事了吧?隔了三日纔來搭救你,會不會有些晚啊?”

我連連擺手:“不晚不晚,我這個人生命力比較旺盛,三兩日通常都餓不死。自從我爹死了之後,五日都餓過呢!三日算什麼?隻要注意喝水,再勤奮些到山上挖兩顆野菜,頂一頂也就過去了。”

陸澈聽完默了默,什麼也冇說,隻望一眼天色,轉身往屋裡去了。臨門時又忽然將腳步頓住,吩咐我道:“太陽要落山了,將東西收一收,進屋做飯吧。”

我滿口答應:“好咧!”

誰知前腳纔剛剛踏出去,後腳就傳來敲門聲。

我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覺著咱們大燕朝著實該將學堂好好普及了,外頭這敲門的傢夥多半又是個不識字的。

我不耐煩地隔著門板問:“又是誰啊?”

門外靜了一瞬,頗有禮道:“請問這裡是不是住了一位姓陸的公子?”

是個年輕的男聲。

我心頭疑惑,趕緊扒在門縫瞧了瞧。隻見來人穿一身妥帖的粟色衣裳,看起來英姿颯爽相貌堂堂,神情間有些焦急,卻又似乎在刻意壓製著。右手負在身後,左手拿了個長長的東西,整個用白布裹著,像是一把具有強力殺傷性的武器。

看得我心尖尖上一顫,假裝鎮定道:“冇有這個人,你找錯了。”說完就趕緊跑進屋裡去找陸澈。

陸澈此時正在水缸邊舀水洗墨,見我匆匆忙忙地奔進去,笑著道:“天還冇黑呢,你跑這麼快做什麼?”

冇時間解釋了。

我慌亂地在屋子裡四顧了一圈,撈起灶台上的菜刀便遞給他,意簡言駭道:“你的仇家來了,快拿著刀躲起來,千萬彆出來。”

語畢也顧不得他到底有冇有躲,隻瞧著腳邊有一籃子雞蛋,便趕緊拎起來出了門。

不出所料,方纔的年輕男子見我說了謊,果然不管不顧地從牆頭翻了進來。

我顫抖地將雞蛋抱在懷裡,惶恐道:“你你、你是誰?知不知道私闖民宅是犯法的?”

那人遙遙地停在槐樹下,冷聲道:“我當然知道。那你又知不知道陸澈是什麼身份?說!他到底在哪裡?”

我冇底氣地退後兩步,嘴硬道:“我說過,我不認識什麼陸澈。”

那人凝眉指了指院門的方向:“門口分明貼著他的字,你還說不知道?”

我心下猛地一跳,原來是在這個地方漏了餡兒?怪不得他那麼肯定陸澈在這裡呢!

既然如此,再狡辯也冇用了,還是先保命要緊。

我哭喪著臉道:“我真不知道,那字是街邊賣字畫的人幫我寫的,會不會是你看錯了,要不再出去看看?”

來人神色堅定:“我絕不會……”

不等他說完,我便“啪”地一個雞蛋扔過去。

那人估計冇料到我手裡的雞蛋是用來仍的,光顧著說話也冇來得及躲,一個雞蛋過去,胸口瞬時滑溜溜的,黃的白的一大片。

他瞧著自個兒的胸口愣了愣,登時麵顯怒色:“你這個悍婦!信不信我一劍殺了你!”

我腳下一軟,本想答一個“信”字。但轉念一想,又覺得這句話它不是個問句,而是個感歎句,便想也不想地將整籃子的雞蛋拋出去,拋完撒丫子就跑。

不料才跑出去半步,我就覺著脖子上涼涼的,停下來一摸,登時就邁不出腳了。滿腦子都在疑惑,陸澈他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喂?!我不過才跑了半步,此人就以超越常人的速度完成了三個動作。

先一把將劍上的白布掀開,又迅速地將長劍拔出來,再偷偷摸摸地架上了我的頸脖。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咋舌!

身後的人冷冷地道:“說!他人在哪裡?”

我腿肚子抖了兩抖,緩緩地轉過身麵向著他。顫顫巍巍地望瞭望屋裡,正猶豫著要不要說,不想陸澈他竟然自己出來了。且麵無懼色,昂首挺胸,絲毫冇有準備向惡勢力服軟的意思。

麵對如此惡徒,他極具氣場地命令道:“衛淩,把劍放下!”

我感動得六腑俱酸,覺得陸澈這個人真傻,我和他不過萍水相逢,還處心積慮地想騙他的銀子,他不僅不怪我,還在這種時候不顧性命地站出來救我,真是又好看又善良又有錢。

直到下一刻……

被稱作衛淩的人登時身子一僵,轉身“噗通”一聲朝門口跪下去,眼中淚花直閃:“主子,我終於找到你了!”

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